哀哭悲嘆

8/7 下午6點

真由理「阿! 欸欸 結果如何? 順利嗎?」
桶子真由理妳看他們手腕上還帶著12號機,這表示一定是不行的阿」
真由理「阿? 這樣呀~ 沒趕上呢~ 可惜」

接著就開始倫太郎紅莉栖18小時的 "達令這笨蛋" 掙脫故事 (當時兩人天真地以為隔天中午12點後可以再次使用 D-Mail )。

當天晚上7點 只不過是一起度過了一小時,倫太郎紅莉栖被電擊的次數已經不是攤開雙手的手指頭就可以數完的數目了。原因當然是他們互相一說話馬上就會激動起來,幸好真由理提醒了裝置的設定中很重要的一項 "互相握手就不會放電" ,這才讓陷入恐慌沒在動腦的兩人想起這條規則...

牽著手吵架  

不過兩人牽手後不會再被電擊的情況下,則是比剛才更肆無忌憚地互相吵嘴,看在桶子的眼裡,只覺得他們這樣牽著手吵架就跟情侶拌嘴是一樣的。

桶子丟下「倫太郎! 一起宣示要當魔法使那天的事情,可別忘囉~」的話之後就跟真由理離開 Lab,留下倫太郎紅莉栖兩人獨處。

晚上9點 兩人在一陣沉默後,終於忍不住同時出聲,只是彼此找不到共通話題,開始聊起牛頭不對馬嘴地,倫太郎講飲料話題,而紅莉栖講天氣話題,結果沒多久還是再次恢復沉默。但是沉默的情況下反而覺得時間流失變得緩慢,這時由倫太郎提出一起玩遊戲打發時間的提議,但是找遍了整個 Lab 發覺只有桶子用研究資金(?)買的 H GAME ,而倫太郎馬上遭到紅莉栖的白眼並遠離他有30公分的距離 (1公尺以上會被電擊的情況之前已經被迫學會了)。

在找不到適合的遊戲後,兩人為了飲料與零食到便利商店順便在店裡看免錢的雜誌打發時間。再次回到 Lab 時已經是凌晨12點,而當倫太郎遞給紅莉栖也喜歡喝的飲料 Dr.Paper 時,紅莉栖一反常態拒絕了倫太郎,其原因在這之後倫太郎很快就知道了。

8/8 凌晨2點 倫太郎這時以自己身體實驗後清楚的了解到之前紅莉栖拒絕他的飲料的原因了,因為睡前喝過多的水分一定會想上廁所,他爬起來發現紅莉栖還沒睡正在看論文之類的研究報告,而倫太郎不正常的動作行為讓紅莉栖馬上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不愧是天才少女) ,當然她一開始嚴正拒絕陪倫太郎一起去廁所,但是在倫太郎以當場解決威脅(紅莉栖對此威脅表示漠不關心)以及之後苦苦哀求後,終於說服紅莉栖一起陪他上廁所,還好廁所隔一個門的距離還沒超過1公尺,不然倫太郎可能就要在廁所裡因重要部位被電擊而暈到了。

清晨6點 兩人淺眠 (不習慣加上隨時可能被電的情況下沒法熟睡) 後,開始嘗試 D-Mail ,不過失敗了。然而在8點的再次嘗試,接著9點、10點每小時一次直到12點都是失敗的結果,甚至等到下午1點也是失敗, D-Mail 一直失敗的這件事讓原本期待的兩人精疲力竭...

下午3點 桶子真由理一進 Lab 時就發現燃燒殆盡變成白色的兩,接著在想不出為何 D-Mail 不能作用時,鈴羽走進到 Lab 來。

識相的鈴羽  

她很快就發現裡面有兩個眉頭深鎖的人,在真由理簡單解釋下雖然還是不了解詳細情況,不過她來的原因是因為店長去旅遊,所以她就自動放假。接著閒閒沒事幹,所以來找人一起玩的。但是知道他們目前遇到麻煩後,鈴羽很有自覺地覺得不該打擾他們,接著就離開 Lab 了。

黑化的助手  

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紅莉栖突然露出想到好方法的樣子舉起她的左腕,說切掉不就好了,倫太郎一時沒會過意,問說是切掉腕輪嗎?而紅莉栖邊說當然不是,接著抓著了倫太郎的右腕說把手切掉不就可以拿下來了。了解 "切掉" 意思的倫太郎冒著冷汗開始想盡辦法說服紅莉栖打消這個念頭。不過面對天才少女,一般人要與其辯論可是完全沒勝算,最後倫太郎急到快哭出來時,紅莉栖表示這只是開玩笑的,再怎樣她也做不到這種事,這時倫太郎非常激動的向紅莉栖抱怨,一旁的桶子真由理看到這情況以為他們馬上會觸電,但是卻沒有觸電?原因是他們兩個要吵架時身體已經自動會牽起手來,就跟反射動作一樣。

這樣的裝備沒問題嗎  

之後紅莉栖說要回飯店好好睡一覺,但是礙於有1公尺的限定,在沒辦法之下只好讓輪太郎跟著,倫太郎則表示要去紅莉栖的飯店就跟去魔窟一樣。
要離開 Lab 時,
桶子倫太郎說:「那樣的裝備沒問題嗎?」
倫太郎馬上回答:「......請給我最好的」

相克  

到了飯店,準備要睡覺時,倫太郎驚訝的看著紅莉栖拿著的東西,紅莉栖嘴上說著信賴倫太郎,可是她手裡卻拿著眼罩跟繩子。當然倫太郎以 "會奮力掙扎讓大家都觸電" 的威脅讓紅莉栖妥協為 "只戴眼罩"。

8/9 隔天兩人從旅館出來時正好被路過的琉華及萌郁兩人看到,花了一番工夫解釋目前兩人不是她們想像的那種情況。
回到 Lab 後,桶子第一句話就是「結果整晚啥都沒發生? 真是太遜了!」,所以接著兩人又向桶子真由理解釋一番。
之後再次嘗試 D-Mail 還是一樣失敗,再想不出問題出在哪邊時,桶子說他把新的裝置 (Gadget) (電波干涉器) 14號機完成了,不過正當他要拿出來展示時,卻發現不知何時不見了,這時真由理才想起昨天那位要收購發明的店長來把舊發明整箱都拿走了,而桶子這時也表示他好像把14號機放在那箱子裡,不過由於不是什麼挺複雜的東西,所以可以馬上再製作出來。但這時紅莉栖發現她的硬碟不見了,而桶子說他不知道那是紅莉栖的,因為倫太郎之前說整個 Lab 的東西都可以當材料去使用,所以就把那顆硬碟拿去當14號機的電波放送資料來源了。

聽到被當成放送訊息的資料來源,紅莉栖反而更加緊張了。紅莉栖之所以會這麼緊張的原因是,那顆硬碟正是她開發中的13號機的一個部件,而該裝置的功用就是把腦內影像儲存在該硬碟中,而輸入裝置正是之前倫太郎戴到紅莉栖頭上的耳機,所以紅莉栖才會緊張自己的腦中的資料外流,並說出要是啟動讓這些資訊流出的話世界可能會毀滅的話。而因為買的人只知道是秋葉原某家店的店長,其他什麼也不知道,所以一時要找也是找不到人,因此只能展開地毯式的搜尋。

結果跑遍秋葉原的可能會賣的店都沒找到而回到飯店的兩人,倫太郎提出要去淋浴的要求,而紅莉栖當然是不准他使用飯店的衛浴設備,只是倫太郎則說妳要跟一個已經2天沒洗澡的人在距離只有1公尺的範圍內繼續活動嗎? 之後紅莉栖當然只好讓倫太郎去洗澡。

8/10 再次聚在 Lab 的4人,桶子真由理發現紅莉栖倫太郎的吵架似乎和平許多沒有像之前那樣針鋒相對。之後桶子接著說出令人驚訝的話,再一天的時間14號裝置就會自動啟動,明確的時間點是在明天的下午5點會啟動...

永劫回歸的共鳴  

看到因這殘酷的消息而失落的紅莉栖倫太郎使出激將法讓紅莉栖重新打起精神,之後兩人繼續尋找裝置 (Gadget) 可能存在的店家,並開始拜託其他 Lab 成員,像鈴羽用腳踏車搜尋,菲莉絲用她的人脈搜尋,以及拜託琉華萌郁也一起幫忙搜尋。但是當天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倫太郎紅莉栖再次失落地回到了飯店。

又一經典台詞  

這時倫太郎為了幫紅莉栖打氣,特別告訴她自己的恩師曾告訴他的一句好話「比賽只有在放棄的時候才會結束」,克利斯馬上反射回應「安西老師...」。

同床共枕  

因為一起活動了這麼久,紅莉栖倫太郎已經沒有那麼戒備,所以之後紅莉栖寬大地允許倫太郎睡在床上,兩人在同一張床上度過了一晚。

8/11 再次聚集在 Lab 的倫太郎一行人,在決定每個人的搜索方向後,再次展開地毯式搜索。而倫太郎一出 Lab 就看到剛旅行回來的 Mr. 映像管先生跟他的女兒,不過急著蒐尋14號機的倫太郎不理會有話要講的 Mr. 映像管先生,打發兩句後就馬上離開繼續搜索工作。

已經沒辦法了  

不過之後紅莉栖悲觀地想到可能該店根本不在秋葉原而想要放棄,但是倫太郎堅持一定可以找到,而開始想有沒有其他好方法可以找到,這時突然想起9號機的定位功能 (9號機是雨傘裝上GPS) ,馬上趕回 Lab 查最後打開傘的位置(GPS只有傘打開才會作用)是在御徒町。
火速趕到該地點時,在該店時卻發現14號機不在箱子裡。店長則表示可能運送途中掉了,但不知道掉在哪裡。

全員招回  

在這完全沒有辦法可行的情況下,倫太郎只好向 Lab 所有成員傳簡訊表示任務終止並撤回LAB,接著馬上就接到鈴羽打電話來說 Mr. 映像管先生昨天晚上偶然回店裡時,發現店門口的長凳下面有疑似LAB裝置的東西,仔細一問之下發覺那正是他們在找的14號機!

就在兩人急忙趕回 Lab 的途中,倫太郎再度撞到裝扮狂野的男子,這次他身旁跟著一群小混混,而且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情況下,紅莉栖憤怒的對他們叫罵,這也導致場面變得火爆。

庇護  

為了保護紅莉栖不受到混混們的攻擊,倫太郎挺身而出。這時兩個人都想著要是能把腕輪脫下來的話,對方就能順利逃走。而腕輪就在兩人心意相通之下解除了鎖定,不過馬上菲莉絲跟她開車的友人就用車子強行介入,並幫助倫太郎他們逃離了現場。

14號機廬山真面目  

趕到 Mr. 映像管先生的店裡時,看到14號機想說時間還夠而放心的一行人,這時真由理卻發現其實14號機的時鐘快了5分鐘,而這時已經是4點55分了。

愛情劇大放送  

正當他們想要停止裝置時,裝置剛好啟動,而當下紅莉栖那時夢中的腦內影像就這樣在整個秋葉原的接收電波的電視機上播出了。

愛情劇大放送加花邊

眾人看到電視的影像內容都呆住了。

倫太郎 「紅莉栖!!」 
畫面上聽到的聲音,是似曾聽過的聲音,有種微妙的哪裡不協調感覺的聲音。
            「等等,紅莉栖!」
紅莉栖 「岡部......為什麼......?」
倫太郎 「聽我說,紅莉栖。我真是個笨蛋......」
紅莉栖 「岡部......」
倫太郎 「我一直以來,對自己的感情都沒注意到......不對,應該是,注意到了,但是卻裝作沒注意到的樣子」
            「但是,此時此刻--妳要回去美國的這個時刻終於我明白了」 
            「我是為了與你相遇,才在這世界誕生的!」
紅莉栖 「岡部!」
倫太郎 「所以,紅莉栖不要走! 我不會讓妳回美國的!」
            「我再也......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妳......」
紅莉栖 「嗯! 別離開我,岡部! 別再次把我放開!」
倫太郎 「誰會放開......」
紅莉栖 「......岡部......」
倫太郎 「是倫太郎......」
紅莉栖 「倫太郎......」
倫太郎 「紅莉栖......」 
在映像管中,只見兩人的臉距離越來越近,接著- 
倫太郎 「.........」
紅莉栖 「...............」
倫太郎 「紅莉栖,不會再讓妳離開的!絕對不會!」
紅莉栖 「吶,證明給我看」
倫太郎 「嗯」
紅莉栖 「倫太郎......」
倫太郎 「紅莉栖......」

接著在眾人的驚訝聲中,摻雜了兩個人的悲鳴「NOOOOOOOOO!」。

8/17 在事件發生的一個禮拜後萌郁把這件事寫在她工作的雜誌上,而整件事因為只有在秋葉原的無線電視播出,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某部韓劇的劇情,而該雜誌的封面則由琉華當模特兒。

該雜誌封面
萌郁寫成雜誌新聞

事件一星期後的聚會  

此時聚在 Lab 的眾人正拿著雜誌傳閱,並且調侃著兩位當事人。  

不記得教訓的兩人

受不了種人調侃的兩位當事人,則開始互相指責對方的不對,眼看越吵越激烈的時候...

還是需要道具輔助

真由理把 "達令這笨蛋" 裝置拿了出來並幫兩個人再次戴在手腕上,戴好同時按下了啟動。聽到熟悉的不祥電子啟動聲音的兩人驚覺手腕又被帶上該裝置,一起激動的像真由理抱怨,當然結果是再次感受到觸電的感覺。

END 8/17雜誌登載

創作者介紹

折翼之流

G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劉俊暉
  • 師兄
    辛苦啦
    我玩嗰振
    因為唔識日文
    唯有估估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