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號機很危險,別輕視",就在簡訊送出之後,視野開始歪斜,同時腳踏實地的感覺也漸漸消失。

琉華線-00  

  慢慢的世界再度恢復平靜,感覺像是從歪斜的世界回到了原本的世界。這時 "Reading Steiner" 發動時伴隨出現的頭昏眼花停止後,面前的風景是與平常無異的開發室。
  而原本手上的12號機也消失了,這正表示D-MAIL沒意外的送出去了,而剛從別的世界現過來而安心地將身體沉入沙發並鬆一口氣的瞬間。身旁聽到了輕微的呼吸聲。
  因為沒有在剛剛的視野理而沒注意到,看來這實驗室並非只有自己一個人。為了確認身旁是誰而將視線橫移時-----無言了。

琉華線-01  

  那是完全沒想像到的景像。
  雙眼閉著面朝我的琉華。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琉華到底在做什麼?

  琉華那微微張開的雙唇,呼出了令人異常心動的呼吸。
  這看起來應該是正在熟睡的樣子吧。
  琉華雙眼閉著的同時,瘦小的肩膀也微微的震動著。
  這樣子看起來像是在等帶著什麼似的。

  等待著?
  ----- 等什麼?

  不過,我發現我能夠理解這景象。當然,不是我的親身所見所聞,而是電影或是漫畫中曾看過同樣的場景。要是,眼前的景像與那些場景事一樣的話。該不會這就是 ----- 接......吻?
  不行,等一下等一下,岡部倫太郎! 這種事是不可能會發生的! 要說為什麼,我跟琉華可是... 對了! 這應該是某種懲罰遊戲不會錯的! 遊戲輸了的時候,要在額頭寫些肉或骨的字樣正在等待執行的途中,一定是這樣不會錯的!
  既然這樣的話......對了,那個!
  眼睛跑進髒東西,正因如此,要幫忙把髒東西拿掉,而這正是這過程的途中。
  要是這樣的話,這個情況可就順理成章了。 正當有了結論的時候,慢慢地琉華的雙唇張開了。

琉華線-02  

「岡部哥...」 從那小巧的嘴裡發出的正是我的名字。

  而那彷彿春雪般一瞬間即消失的聲音,使心臟不知為何地開始狂跳。
  如同需求般希望著的樣子。 果不其然這是--- 不對,不可能會是這樣的。 話說,我和琉華子不可能處於這種情況。 琉華的確是如夢般的令人憐愛,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傢伙。 但是,他是男的!
  而這樣一想的話,也想到是有那種的可能性。 難不成......琉華是女的?

琉華線-03  

  而最後倫太郎沒有和琉華接吻,不過弄清楚了,這條世界線,他和琉華是情侶。

  之後,從外面買東西回來的真由里與紅莉栖看來是知道倫太郎和琉華是情侶的這件事。 而正當倫太郎想要進一步詢問確認琉華是女的這件事時,回想起其他世界線琉華的確是女的時候所遭受到的白眼情況,倫太郎果斷的放棄了詢問確認。
  不過卻在那之後想盡一切辦法確認,從調查喜好到觀察一舉一動,甚至是聞氣味,而最後一項可說是重大任務,因為失敗而曝光的話可是會被紅莉栖以「THE HENTA」的眼光看待。
  經過重重確認後,結論是琉華的確是女孩子... 不過,沒有親手確認還是無法置信,因此倫太郎下定了神阻殺神,佛擋殺佛的決心,向琉華的股間身伸了魔爪,一摸之下...

  確實有那玩意,而且還比自己的大,為了確定還多抓了兩下,確定這個琉華是 ----- 男的!

「還不快給我住手, 你這變態!!!」 紅莉栖雙眼燃燒著熊熊的火焰,手上多出不知哪裡拿出來的厚重洋書揮了過來。
「等,不是妳想的那樣的! 這是...」
「什麼不是我想的那樣! 你還明顯的捏了起來!」
「就說,這是... 咕,啊啊啊啊,右手他...我的右手他爆走了啊啊啊!!」
「只有這種時候會推到右手的錯上!」

  之後,倫太郎頭上受了沉重的一擊,然後誤會也沒有解開。

琉華線-04  

  當晚,倫太郎在送琉華會神社家的途中,向琉華道了歉,接著聊了起來,這時卻知道了令人吃驚的事實,他們會成為情侶竟然是倫太郎主動告白的結果。

琉華線-05  

  在神社要到別時,剛好琉華的爸爸走了出來,聊了一下發現琉華已經把他們在交往的事跟他爸爸講了,而他爸爸竟然這時拜託倫太郎好好照顧琉華。
  這時倫太郎心裡想著: "這正常不是應該非常苦惱,並要兒子好好反省的訓斥一頓嗎? 琉華爸爸啊!"
  而倫太郎接著抱著反正還可以用D-MAIL挽救的心態,想說就順著琉華的意,滿足他的幻想好了。
  之後琉華的爸爸提到最近琉華一直想要跟倫太郎約會,而倫太郎當然不好意思說他可不想,接著就變成明天要和琉華約會了。

8/8
琉華線-06

  兩人約在下午一點的秋葉原車站見面,而倫太郎比預定時間早15分鐘到達,卻發現琉華已經到了,而之後琉華的溫柔體貼都讓倫太郎一再的提醒自己 "他可是男的!"

  就在兩人都沒有預定計畫的情況下,倫太郎提出了去游泳池的建議,不過馬上琉華的臉就沉了下來,而倫太郎也發現踩到地雷了,急忙改變主意。
  結果,兩人就只是並肩逛秋葉原,不過琉華只要能跟倫太郎在一起似乎就很滿足了。走著走著,正當倫太郎煩惱沒有話題可以聊的時候,真由理傳了簡訊過來 "今天是跟琉華約會呢, 不對他溫柔點可是不行的唷" 

「琉華阿」
「是!」
「你難不成把我們今天要約會的事告訴了真由理?」
「嗯...昨天的晚上岡部哥回去後,我因為太高興了就...」
「這,這樣阿...」
「那個......這是不能說的事嗎?」
「沒,沒這回事,怎麼可能不能說」

  既然真由理知道了,那想當然的...

「咦? 是又有簡訊嗎?」 琉華有點好奇的問道

  這時助手傳來的簡訊寫到 "跟琉華在約會? 你竟然有人約XD 好好加油吧"
  果然。 如同倫太郎想的一樣, 真由理知道後紅莉栖一定會知道。 這時倫太郎心想: "既然這樣那就好好約會給她們看看吧!"

  兩人到了UPX的廣場,在有點肚子餓要找吃的的途中,身邊傳出了拍照的聲音。

琉華線-07  

「指壓師...」 看到照相者,倫太郎脫口叫出她的別名。
「激寫成功」
「什麼?」
「約會?」
「什......!」 倫太郎完全不了解她怎麼會猜到。

  心想,難不成是琉華還跟萌郁也說了?
  但看向身旁的琉華,他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
  既然如此......

「因為...」 萌郁的手緩緩指向倫太郎的右手,那隻跟琉華牽在一起的手。
「嚇!!」 這時倫太郎反射性的把手甩開。
「阿...」「抱歉,岡部哥......我想一定是忘記了,不過,有好幾次我都想說...」

  這時萌郁的簡訊 "手,放開了? 不是約會嗎? 喔,我知道了,害羞是吧"
  倫太郎看到簡訊心想,這女的還是一樣,簡訊就如此長舌。

「吵死了。 我這邊可是有原因的」
「話說回來,你又在這做啥。剛剛的照片是怎樣。難不成妳對我們照相」 一想到一開始遇到她也是被偷拍,看來偷拍是興趣的樣子。

  在了解原委後,才知道原來萌郁是在便裝取材,要材訪秋葉原的情侶,本來倫太郎不想裡她要轉身走人的,但是琉華聽到接受取材會提供剛剛偷拍的照片,馬上答應接受取材。

  之後兩人因為逛到口渴,便來到了 "Mayqueen+喵喵" 來喝點東西。

琉華線-08  

  再進門的時候,菲莉絲看到是熟人就上來寒軒道暖一下,再發現兩人是在約會後,還慫恿琉華試穿女僕裝並藉此觀察倫太郎的反應來取樂。

琉華線-09  

  而菲莉絲為了記念他們初次約會就贈送飲料,不過飲料的吸管是特殊吸管...

琉華線-10

  兩人沒一起喝是沒辦法喝的 ,而且菲莉絲還特地叮嚀雖然是免費招待,但是剩下來的話可是要收1萬日圓的清潔費。

琉華線-11  

  沒辦法之下,倫太郎只好硬著頭皮跟琉華一起把這杯巨大的漂浮飲料喝掉。

  在離開女僕咖啡廳後沒多久,琉華不小心撞到路人結果被纏著琉華要拍照或一起喝杯茶來了事,不過倫太郎用狂氣發作嚇跑了那些路人。

琉華線-12  

  琉華很有感觸的說,這個場景就跟當初與倫太郎相遇的情形很相似,只是那時琉華是穿著巫女裝,接著琉華露出想起重要回憶的憐愛眼神說道。

「知道嗎? 那時的岡部哥所說的一句話讓我非常感動」
「一句話?」

  倫太郎雖然有這件事的印象但是細節卻想不起來。

「我當時說了什麼嗎?」
「 "這種事情不重要" 這句」
「不重要? 我那時有這樣說過?」
「嗯。 好不容易得救的時候,我說"我是男的真抱歉讓你期待落空了"」「這種事情不重要 ... 這樣」「不管我是男的女的都沒關係。被這樣說了」

  在當時的琉華其實正對自己雖然是男的卻長得很女性化感到自卑,而在學校因為長得像女生而引得很多男生來搭話,但是知道他是男的後都一副失望的樣子讓他心靈受到創傷。
  這樣的琉華被倫太郎的這一句話所感動,因此喜歡上了倫太郎。
  而正當兩人沉浸在回憶中的時候,倫太郎不經意地看向天空,然後驚訝的呆住了。 因為那裏...

琉華線-13  

飛著一條龍!!!

琉華線-14  

8/9 

  隔天倫太郎因為昨天意外看到的東西一副很興奮的樣子在桶子跟紅莉栖面前欲言又止的賣關子。
  不過,桶子跟紅莉栖也不是省油的燈,看到倫太郎很想說要想釣人胃口的樣子,很乾脆的說不想說就不用說,這讓倫太郎反而忍不住地把昨天跟琉華約會時看到了龍在天上飛的事情一口氣說了出來,而且之後還發覺除了他以外的人都沒有注意到,讓他有種身為神選之人的感覺。
  不過桶子聽完事件後說道

「那個,倫太郎,這個房間還是裝下空調比較好吧?」
「咦?」
「特別像今年酷暑到來,太熱的環境對身體跟精神方面都不是很好的說」

  看來桶子只認為倫太郎因為熱昏頭看到幻覺了。並勸旁邊的紅莉栖也說幾句話讓倫太郎清醒點,本來倫太郎以為會被助手給狠狠諷刺一番,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助手反而問起事件發生時間以及持續時間,問完後好像有頭緒的樣子往實驗室裡面走去,並說有事情要一個人想不要打擾她。
  後來倫太郎跑到秋葉原街上晃的時候接到琉華的簡訊要他到神社一趟。原來是有一件古文物要給倫太郎看...

琉華線-15  

  上面的文字是不認識的文字,而後續竟然畫著龍的畫,而且在龍的畫之後的文字有著書法草寫日文字,雖然倫太郎看不懂,但是琉華因為以前學過書法所以勉強可以讀出,300年前有人跟倫太郎一樣在秋葉原地方看到一樣的現象且預言再次出現的時候會有災禍降臨此地。這讓倫太郎很興奮的說著一些神道的故事,說秋葉原位於皇居的鬼門位置,因此有災禍降臨是合理的,而這時琉華也附和地說這柳林神社原來是鎮守鬼門用的。不過接著聽琉華讀出古文書上的封印龍的方法是以此神社的巫女之力來封印後,倫太郎便開始要求琉華要做巫女修行。

8/10

  這天,倫太郎為了能以屠龍英雄的身分讓世人都知道鳳凰院兇真這個名字而來到柳林神社幫琉華特訓,而琉華似乎在自家倉庫深處又找到一個古老的盒子,而裡面放著的竟然是之前封印龍的巫女特訓方法! 雖然兩人都覺得這事情發生的太過巧合了,不過倫太郎認為這一切都是命運時之門的指引,所以沒有問題!
  不過,當開始實行特訓的時候,倫太郎發現他們根本是在玩比手畫腳猜題的遊戲,就這樣兩人持續特訓到了傍晚倫太郎不得不回家為止。

8/11 

「別的特訓方法?」
「對! 昨天繼續解讀古文書的特訓方法發現還有其他的特訓」
「喔好! 就做那個! 來特訓吧! 現在馬上開始!」 倫太郎聽到有其他的特訓方法馬上就來勁了... 

  結果,該特訓方法竟然是跟唱雙簧沒兩樣。而倫太郎這時要求琉華好好再確認指南書上寫的東西,而後琉華在確認後馬上說他解讀錯了...

琉華線-16

  兩人雙簧的角色位置要反過來... 而兩人就這樣繼續如同宴會表演的特訓。
  午後,兩人休息的時候,琉華說起古文書上有記載龍會出現的時機是在八月的光影不相上下的時候。

琉華線-17  

  倫太郎開始思考這個時機會是哪個時間,不久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哪起手機查起資料,而關鍵字是3個 "2010" "8月" "月齡" ,之後倫太郎確信該發生的時間點為8/17,因為該日為上弦月。

8/12 

  這天倫太郎在實驗室樓下遇到鈴羽,然後鈴羽不明原因看到他就在偷笑,接著又接到萌郁寫著"抱歉啦~"意義不明的簡訊。 不過在進到實驗室後跟真由理和桶子一聊馬上就知道原來他幫琉華特訓的過程都被萌郁看到並通知大家了,也因此桶子這時一直調侃倫太郎是傲嬌。
  接著倫太郎一樣到神社幫琉華特訓,而琉華又說找到新的特訓指南書,兩人就這樣開始新的特訓 ...... 兩人分別從兩端開始吃巧克力棒並在巧克力棒被吃完前都不斷掉的特訓! 不過,倫太郎試過一次撐不到最後時馬上就說不做了,這讓琉華有露出有點悲傷的樣子說出「 兇真, 其實你對於跟我交往開始後悔了 ...不是這樣的嗎? 」。
  之後,這天的特訓就這樣結束,倫太郎因為那句話而心神不寧的樣子在實驗室被紅莉栖教訓說 "你或許可以用D-MAIL讓事情變成不存在,不過我們沒有你那特別的能力,我們可都是認為自己只生活在這個當下,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很不負責任嗎?"

8/13 

  倫太郎以混亂的思緒在秋葉原街上逛著,不過這時天空突然暗了下來,抬頭一看,那條龍竟然就在自己頭上降了下來...

琉華線-18  

  倫太郎猛然的在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在實驗室裡,之後向身旁的真由理和桶子說剛剛夢到龍的事,兩人都覺得不可能有龍的存在。 接著在樓下遇到鈴羽與綯正在看天空,讓倫太郎以為龍又出現了,原來兩人只是在看雲,而兩人對龍的存在也是完全否定的態度。 之後來到 "Mayqueen+喵喵" 跟菲莉絲談起龍的事,菲莉絲還以為倫太郎在跟她開玩笑玩起了妄想遊戲。
  在眾人都否定龍的存在後,讓倫太郎覺得自己這樣一廂情願很蠢,不想再繼續什麼打倒龍的特訓而沒去神社。結果這一天,琉華也沒打電話來。

8/14

  這天倫太郎接到萌郁的簡訊 "怎麼沒去神社了?" , 倫太郎第一時間只覺得萌郁很煩,不過在接到第二封簡訊 "看到那樣感覺真的很可憐..." ,這讓倫太郎感到一陣不安,連忙趕往神社。

琉華線-19  

  在那他看到琉華這在努力的揮著木刀數著 "三百零一 三百零二..."
  不過接著就體力不支倒了下來,倫太郎連忙上前扶住。 看到倫太郎來,琉華馬上哭了起來,原來他以為那時對倫太郎任性的說了那句話讓倫太郎討厭了他,所以昨天跟前天都沒來幫忙特訓,這時倫太郎說他才以為自己被討厭了所以沒來...
  在兩人了解彼此都沒有討厭對方的想法後,倫太郎這時問起琉華怎麼會相信他說有龍這件事,而琉華很直接的說因為事倫太郎說的所以才相信。
  之後兩人準備繼續開始打倒龍的特訓時,倫太郎一如往常的拿起手機要自言自語時,不小心按到了通話鍵,這時感覺眼前一花,然後空中巨大的影子蓋了下來,那正是- 那條龍!

8/15 

  隔天,兩人又開始特訓 "比手畫腳" !

8/16 

  接著又隔天,兩人繼續特訓 "兩人雙黃" 以及 "蒙眼打西瓜" ,不過對於 "巧克力棒" 的特訓倫太郎卻直接跳過,直說那個沒問題了。

8/17 

  終於到了這一天, 2010年8月17日 !
  琉華穿著巫女服,倫太郎穿著白大衣,兩人來到了秋葉原的大街抬頭仰望天空等待著古文書記載的龍出現。

琉華線-20  

  看著天空的同時,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
  路上的行人看到白衣與巫女服的兩人看著天空不動的樣子,不少人也開始看向天空,並這樣仰望天空的走過。
  就在倫太郎感覺周圍沉靜下來的時候,突然手機響的起來。

琉華線-21  

  一看畫面原來是助手打過來的電話。

「這助手,這種時候還...」

  雖然很想無視這個電話,不過一直讓它響也不是辦法,沒辦法只好按下通話鍵拿起來講了。

「是我,現在這忙得-」

  忽然感到一陣暈眩。接著 - ,最初只是個影子...

「喔...。啊啊啊-...。。」
「兇真...?」

  模糊的影子漸漸顏色變濃了起來。

「出現了...」
「咦?」

琉華線-22  

「那傢伙......異世界的門被打開了...」

琉華線-23  

  瞬間,激烈的咆哮從天空傳了下來。 讓人覺得周圍的大樓玻璃都會碎掉的巨大轟音,不禁身體開始發抖。
  琉華緩緩說道「你現在看得到龍...對吧」
  對於琉華的輕聲倫太郎嚴肅的點了點頭。 這是目前以來最鮮明的感覺,完全沒有這是夢的想法,就是那樣清楚明顯的存在在那裡。

「...。。呃」 壓倒性的壓迫感,讓人感覺一步都動不了。皮膚感到空氣陣陣的刺痛。就是那樣的令人恐懼,讓人就算想動身體也不聽指揮。
「兇真!」
「沒辦法...」 - 要封印龍? - 要屠龍? 說夢話也要有個限度。 這一定是不可能的阿。 在那無比巨大壓倒的力量前面,我們這種普通人只是個無力的存在。
「不,不行了。不可能的。一定沒辦法做到那樣的事阿!」 連直視都做不到。 現在就想逃走。 但是,腳根本不聽使喚。

  龍在一次的咆哮。

「嗚...嗚啊啊啊啊!!」 能做的只有大聲的叫出來跟發抖而已。

  龍的嘴緩緩張開,只看到火紅的舌頭。
  這樣下去要被烤了。 還是說會被那尖銳的鉤爪給撕開。 不管如何都是死路一條。
  既然如此,最好一瞬間就被--。

「好好振作起來啊! 兇真!!」
「琉華...」
「快告訴我! 我現在究竟要怎麼做才好?」
「沒法子...沒辦法。那樣的怪物要封印起來,這種是根本不可能...」
「你再說什麼! 我們事到如今的特訓究竟是為了什麼!?」
「你,你看不到才會這樣說吧! 做不到。 根本做不到! 人是打不贏那樣的怪物!」
「兇真......」 只有一瞬間。 感覺看到琉華露出快要哭的表情。 但是下一秒,那樣的表情消失了。
「我, 要上了!」 琉華眼中有著明確的意念看著倫太郎,琉華背對著倫太郎站到龍的前面。
「琉華...?」
「我是相信兇真的!」
「相信...我?」
「而且兇真說過的,我有著封印龍的力量!」 「因此,我相信我自己的力量!」 那聲音中一點迷惘也沒有。 半點害怕也沒有。 一直以來總是依賴著倫太郎的表情完全看不到。 

  從背後看來正氣凜然。 漆黑的頭髮搭配白色的上衣。 燒起來般的火紅下袍。 手裡握著「妖刀・五月雨」直直向前擺著的樣子,就如同 ー 封魔的巫女!

「請跟我說,兇真! 龍......龍究竟在何處!?」

  倫太郎不知道這時到底要說些什麼才好。

「兇真!!」
「往右邊一點點...」
「咦?」
「往右25度,仰角50度!」
「好!!」

  倫太郎穩穩的將手搭在琉華的肩上,讓他的身體面向龍。

「聽好! 我的視線前方就是龍的位置,懂了嗎?」
「好!」

  倫太郎已經不再畏懼了。 對於耳邊的咆哮不再膽怯了。 因為封魔的巫女就在此處!!

「將「五月雨」給 ー 」 琉華直視前方將「五月雨」高舉架好。

就在同時,龍的嘴大大的張開。 內部灼熱的火焰開始盤旋,一顆巨大的火球慢慢形成。

琉華線-24  

  要是被那樣的東西打到,大樓一兩棟被打飛都有可能。 一瞬間秋葉原將化為焦土,一定會有數不盡的犧牲者出現。 
  一想到這,倫太郎放在琉華肩上的手就不禁開始用力。 震天的怒號, 撲打在身上的熱氣。 龍嘴裡的火球又更加的巨大。

「上吧 琉華!」 就是現在 「現在將你的全部力量都用上 ー 」
「是!!」
「將五月雨給砍下去 ー !!!!」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咆哮 慘叫 爆音 閃光 熱氣 衝擊 
  一切如同漩渦般席捲上來。 身邊一切都被混沌所包圍。 接著... 街道回到了往常的光景。
  在聽到倫太郎歡呼龍被封印後,琉華彷彿力量從身體被抽走般攤坐在地上。

琉華線-25  

  接著琉華因為之前太緊張,而一時突然放鬆就這樣睡了起來。 不過只是一時的昏睡,就在倫太郎看他太可愛想要親下去時 ...
  他這時候醒了過來,這讓倫太郎一時間慌張了起來。而後琉華向倫太郎要成功封印龍的獎賞 - 牽手,倫太郎原來還以為是要求接吻而鬆了一口氣,接著說

「叫我岡部吧」
「咦?」
「因為你已經不是我的弟子,而是我的夥伴了」

  琉華原本驚訝的臉慢慢變成笑臉,然後 ー

「好的, 岡部哥」

  琉華緊緊握的倫太郎的手,露出令人憐愛的微笑

~ E N D ~

 

 

 

後話:

「什,什麼? 妳剛剛說什麼, 克莉絲汀娜!」 (紅莉栖的日文與"克莉絲"同音)
「就是說,那全部都是幻覺啦」

  對著驚訝到不行的倫太郎,紅莉栖一副沒事的說著,而且還是在這炎熱的夏日裡。

「別說蠢話! 我的確用我這雙眼睛看到的! 那種東西不可能是幻覺!」
「NO」
「什,什麼, 突然對我說起英語,別想這樣就能呼攏得了我」
「不是英文拉。 我說的是腦袋的腦」 「也就是說,不是你的"眼"看到,而是你的"腦"看到了龍這樣」

  腦可以 ー 看到?

「其實阿, 我在想人類的記憶搞不好是訊號經過神經突的轉換在腦與腦之間傳送的」
「記憶是腦與腦之間? 那樣就是說......」
「啊啦, 這麼快就明白啦」 「對,要是D-MAIL可以使用現在的記憶轉成DATA向過去的自己腦中直接送去的話,那就可以保持現在的記憶回到過去了」
「也就是說這搞不好可以做出另類的時間機器 - 這樣的想法所製造的」
「但是人類記憶的容量可說是極大量的,不是一般傳送得完的大小」
「因此,這是過程的副產品就是這次的13號機這樣」

  13號機......不就是D-MAIL送出去前紅莉栖所做的那個東西。

「記憶要是極大的話,那只有畫面搞不好可以行得通這樣」
「不過,原本那是我所上的大學 - 哥倫比亞大學的精神生理研究所開發的VR技術的延伸罷了......」
「總而言之,就是將影像訊號向神經突傳達的裝置」
「而作為那個的應用,有嘗試將影像切入的實驗唷。 例如像是這樣的影像。」 

  說著就走入開發室裡面,打開了電腦的電源開關。 接著螢幕上顯示了畫面。

「這個是...」
「這個, 就只是橋田正在玩的遊戲中的怪物這樣... 嗯? 你看到的是不是這個?」

琉華線-26  

  上面顯示的畫面正是倫太郎所看到的巨大的龍的樣子。 而倫太郎感覺聽到腦中有東西崩壞的聲音。

「其實阿, 之前實驗中因為操作的失誤,不小心打到你的手機電話了」 「然後,你就說到有沒有看到龍? 這時我就在想會不會是這樣...」
「這也就是說,我所看到的是...」
「就是影像訊號從手機傳送到了神經突唷」
「不可能! 那確實存在於現實的! 因為不只有影像,連叫聲都能聽到喔!」
「你聽過「水槽的腦」嗎?」
「「水槽的腦」嗎?」 那是...。
「就是向培養液裡浸泡的腦用電訊號傳送資料」
「而接下來,那個腦對於目前發生的事情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完全分不清楚」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搞不好都是假想的也說不定...... 這在SF小說裡也常出現的設定」

  也就是倫太郎的腦在那時發生了如同水槽的腦一樣的狀況。

「等等! 也就是說要接電話才會發生不是? 我可沒有接那種電話的...」
「接了喔,應該有3次」

  倫太郎查了手機的電話履歷。 ...的確有,而且確實是3次。 日期分別為 8號 跟 14號 以及 17號 ... 不管如何都是他看到龍的日子。

「這種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跟我說!」
「第一次的時候沒法確定麻」
「那第二次哩!?」
「那之後你都沒來這邊露臉過。 因此還以為失敗了,而第3次則是...」

  怎麼回事...... 倫太郎開始覺得自己之前跟琉華一起的特訓沒有意義, 全身無力的坐倒在沙發上。

「原來這樣啊...... 如此真實的感覺的話,看來不只是海馬受影響,還有可能透過視床影響到視覺部分跟聽覺部分呢」
「最近的研究,有對於視覺情報對於影像究竟是如何顯示出來的探討 ー」
「要是把這個應用上的話不只是視覺情報,頭腦中想像的影像要取出來也不是不可能的說!」
「對吧? 這個不覺得很有趣嗎? 下次的實驗機就做那個如何」

  而這時紅莉栖高興的話語這時已經傳不到倫太郎的腦中了...

  之後,琉華來到實驗室傳達更令倫太郎失望的訊息,那就是那些古文書都是琉華的爸爸以前中二病發時的產品。
  另外自以為打倒龍那時的倫太郎意圖不軌的樣子被萌郁給拍了下來用簡訊傳給了大家...

琉華線-27

 

 

 

後記: 滿心相信會跟本傳讓琉華一樣變成女兒身的在下就這樣看到了這最後一幕,這時只想做一件事 ......... 那就是大喊 "YOOOOOOOOOOOOOOOOO!!!!"

G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